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七百零二章:被盯上

第七百零二章:被盯上

  “那你前一段时间是去昆仑山了吗?”我急忙问。天籁小说Ww』W.⒉

  夜游神身为地府密探,论暗中探查的本事天下无人能出其左右,而且地府冥道连同整个东土世界,一到晚上,从地府去哪都方便。

  夜游神摇头,说:“我只是在外围走了一圈,那里是禁区,根本无法靠近。”

  “禁区?”我一愣,细细一想好像也是,如果那么轻易就能进去,这家伙也不用在这里纠结了。

  气氛沉默了一阵,我有些回过味来了,无语道:“那你来……是想让我去?”

  这家伙说了老半天敢情不是来找我闲聊的,无事不登三宝殿,有目的。

  “你去不了。”可夜游神还是摇头,说:“那里对人鬼妖来说,都是禁区,你的本事还远远不够。”

  我彻底无语了,道:“那你想要怎么办?”

  夜游神看着我,缓缓吐出两个字:“道门。”

  我一翻白眼,道:“你求助于道门,那还不如让秦广王去看一看,再说了道门凭什么替你跑腿?别看我,我没那么大面子。”

  开玩笑,能去昆仑山秘境的能是一般人?道门恐怕也就顶尖的那三两个能靠过去看看,进不进得去还两说。

  道门的脾性,说隐世也好,说傲气也罢,反正是不好打交道,高高在上根本不理人,自己现在可没那么大的面子请别人去跑腿。

  夜游神忽然一笑,道:“嘿嘿,哪有那么复杂,你只要把消息透露出去,道门的人自己就乖乖去了。”

  我一愣,惊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夜游神点头。

  “什么道理?”我莫名其妙。

  夜游神笑的更加神秘了,说:“昆仑山是道门第一神山,和道门气运密切相关,况且这件事出现在阳间,道门更是责无旁贷。同时说破天,也不适合我阴司去探查。”

  我彻底无语了,道门、半步多、地府,都是各扫门前雪。

  地府叛乱,秦广王根本无力镇压,却从未想过求助于半步多或者道门,同理半步多一战,半步多也没想求助于道门和阴司。

  都是独立硬扛!

  现在道门隐隐也来事了,各自地盘各自做主,老死不相往来,更不会互相求援,奇了个怪哉!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你们三家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老死不相往来?传递一个情报还要通过我来弯弯绕绕,吃饱撑的没事干不成?”

  “没什么奇怪的,这就是规矩,三界分内之事务求它人,否则会有不祥!”夜游神略显严肃的说道,说完也不等我问,道:“这事你帮我盯着点,有消息立刻通知我,地府那边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它就真的翻窗走了。

  顿了顿,声音又从外面传了回来,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忘记跟你说了,上次在鬼陵开比干的青铜棺,你不是拿了一块玉牌么,那东西放在心口的位置可以遮掩气息,鬼王殿除非出动大量的人手地毯式搜寻,否则就没办法追踪你了。”

  说完,声音就彻底消失了。

  我大喜,立刻冲到床头,从挂包内把玉牌拿了出来。

  这东西是很久以前跟着土夫子沈三成盗墓,在鬼陵青铜棺内拿出来的,算是分赃所得。瓜哥和皮衣客选了菩提子,而我在夜游神的指引下拿了这块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玉牌,放在包里不起眼,都快忘记了。

  玉牌方方正正,又女孩子巴掌那么大,色泽一般,甚至看起来有些浑浊,做工也很普通,上面什么也没有,没字也没花纹,就是一块直板。

  但没想到,它居然有真么大的作用,现在正愁鬼王殿可能会报复自己呢,自己身边就出了这么个宝贝,难怪当初夜游神说这东西会对我有大用。

  它肯定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天!

  我翻了翻衣服口袋,寻思着明天在心口那个位置缝一个内袋,专门用来放玉牌。

  这事交给毒蝴蝶,女孩子的活。

  第二天,毒蝴蝶果然给我缝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内袋,丑的简直没法看,要不是看到她手指头被扎破,差点就损她了。

  之后,我又把夜游神说的事简单的和苗苗说了一遍,奇门联盟直通道门,也犯不着再去武当了。

  没想到虹姨没多久就跟我回电话核实,语气还颇有些严肃,我便又将夜游神的判断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虹姨说:“如果昆仑神山龙脉真出现什么问题,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事,恐怕会比半步多一战的影响还要大。”

  我直咋舌,但细细一想似乎也并不为过。

  之后虹姨又说了几句便挂了。

  我心里不得劲,一波刚刚停歇,一波又起来了。

  现在隐隐卷进去的就有大魔城和酆都大帝,道门如果行动起来,恐怕也得卷进去。而且大魔城在昆仑山的目的之重要,甚至连夺取多半多都抽不出时间,可见秘密之惊人。

  多事之秋啊!

  但此后的一个多月居然风平浪静,也不知道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还是因为昆仑山的事太过隐秘,没能扩散出来。

  至少在我的视野范围内,一切太平。

  我每天除了查看一些关于昆仑山的资料外,就剩吐纳修炼了,实力进展飞快,已经足了五百年道行,正朝着六百年高歌猛进。

  等到七百年,牛头马面就不在话下了,到时候一定要找它们算账,贺长阳失踪,但谋害我的事铁证如山,秦广王不方便动手,我来。

  ……

  时间一晃渐渐的又到了一年的中元节。

  我收拾东西离开泰山回到了川东,鬼门大开之际,自己必须镇守川东,防止出现什么意外。

  上一年的中元节鬼王殿就通过打开的阴门输送了大量的魔物进入阳间和地府,闹出了大乱子,至今余孽未消。

  不光苗家,整个东土都紧张起来,各大奇门世家调动各自的力量安排应对魔物,吸取上次的教训,主力集中使用,底层力量则分散于辖区。

  我名下的碧落谷自然也不会例外,大部分力量都洒了出去,少部分严密防守重庆要道,防止魔物袭城。

  很快中元节的夜晚便来临了,一轮圆月挂在天际。

  我没有守在碧落谷,而是驱车在城里游动,这是苗苗的建议,她说既然玉牌能遮蔽自己的气息,那就游动起来,防止鬼王殿袭了老巢。

  我独自一人驱车,戴着耳麦和皮衣客的保持联系。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等到月上中天,依然风平浪静,没现任何异常。

  鬼王殿似乎放弃了利用阴门输送魔物的打算。

  这时候我手机震动了一下,来了一条短信。

  我心头一跳,本能的以为是酆都大帝,可打开来一看却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内容让我心惊肉跳:魔尸盯上你了,快寻找庇护!

  “我靠!”

  我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这节骨眼上怕什么来什么。

  但我很快又冷静下来,因为不清楚短信的人,可信度存疑。

  想了想我立刻给号码回了一条短信:你是谁?

  可惜,短信根本没出去,显示送失败,我顺手查询了一下号码归属地,现居然是远在青海那边的。

  我不淡定了,能这种短信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没那么无聊对我恶作剧。

  宁可信有,不可信其无!

  我立刻朝四周看去,同时把事情在耳机上和皮衣客一说。

  “我查查。”皮衣客立刻说道,顿了顿,他惊呼:“小春快离开,你周边出现了好没有红外的人。”

  “靠!”

  我一踩油门,车子蹿了出去。

  邙山鬼王的复仇说来就来了!

  但凡有体温的人都会自动出红外,如果没有红外,就说明是尸体,活动的尸体,必然是魔尸了。

  “吱!”

  伴随一声剧烈车刹摩擦片尖响,前方路口竟然停下一辆大货车,截断了我的去路。

  我心头猛跳,对方早就准备多时,弄不好是在自己会川东的那一刻就盯上我了。

  魔尸从外表看和正常人根本没有任何分别,完全可以隐秘的潜入川东区。

  我立刻猛打方向盘,车子撞倒护栏朝路边的绿化带蹿了进去。

  很快我便夺了旁边一条路逃窜,可没走多远又被堵上了,而且是被堵死了,两边都没留缝隙。

  于此同时,我觉察到了几股非常强悍的气息正从后方追来,度比车还快。

  没二话,我立刻下车朝着前方狂奔。

  一回头现,果真是邙山鬼王手下的骨干,其中不少在半步多和八卦城都打过照面。而最吸引我的,是当先一个略显娇小的身影。

  赫然是施小媚,这一次围捕是她领的头!

  我不敢停,光一个施小媚都让我感觉难缠,更别说那么多帮手,它们可是在笑面佛等一众精锐的围殴下逃脱的,实力个个都比自己强。

  邙山鬼王精锐齐出,显然恨我恨的牙根痒痒了。更让我心里没底的是,邙山鬼王不知道有没有来,如果它也出现,那自己相死都会是一个奢望。

  很快,前面也出现了魔尸,朝我包抄而来。

  我抽出龙牙刀对冲过去。

  “嗬!”

  最前面一个魔尸直接朝我扑过来。

  我早就有所准备,脚下一闪便避开了它,龙牙刀轻轻一划,将它划成两截。

  紧接着前面又来了三个,同样朝我飞扑过来。

  我没了闪避的空间,只得朝旁边一跳,抱头一滚,跃起身子继续向前。

  就这么稍稍一耽搁,后面的追兵立刻便近了三分之一。

  “嗖嗖嗖!”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背后忽然传来弓弦震颤的声音,三根弩矢狠狠的朝我射来。

  我大惊,刚刚起身的步伐本就有三分虚,根本来不及完全闪避。

  “噗”的一声,一根弩矢直接从我背后贯入,箭头刺破了胸前衣服,无比锋芒,莹莹的泛着绿光,抹了毒。

  我闷哼一声浑身一震,脚下踉跄了几下,差点没摔在地上。

  这一下追兵直接就到了身后不足十米的地方。

  “马春,这就是得罪鬼王的下场,谁也护不了你,受死吧!”施小媚冰冷的声音传来。

  我闪电般摸出几包加了料的石灰粉往后一甩,咬着牙狂奔,胸口一阵阵的剧痛和冰凉,毒药在扩散。

  很久不曾挥洒的石灰粉有点效果,我一包接一包的狂甩,冲进了主干道。

  这时候,正好一列轻轨列车“嗖”的一下从前面不远处的路口上方经过。

  “好机会!”

  我眼睛一亮,立刻一跃而起,险之又险的扒在列车最后一节车厢后面,然后“唰”的一下随列车冲进了漆黑的涵洞。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