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五百七十一章:打到服

第五百七十一章:打到服

  路上我就问夜游神:“武当山乃道门圣地之一,山门被法阵所封闭,你有什么办法进去?”

  这可不是去谁家窜门,有地址有门牌号的,真正的武当山道场一般人连山门都摸不到,因为道士处于清修状态,几乎不会邀请,也不欢迎别人造访。』  天籁『小说WwW.⒉

  如果连门都摸不到,就别提去武当山了。武当山道场可不是俗世的武当山景区,风景区只是俗世烧香拜道的地方,和真正的武当山道场基本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山人自有妙计,到时候你听我指挥就是了。”夜游神卖了个关子。

  我瞟了它一眼,总感觉它语气似乎有些飘忽,也不知道靠不靠谱。不过转念一想它是地府的夜游神,专司“偷听偷看”,问题应该不大。

  武当山离着的六里坪一共就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一个小时就到了。

  路上有很多武当山的商业广告和指示牌。

  还离着景区还有七八公里,夜游神便让我停了车,说到地方了。

  下车一看,周围完全就是一片荒郊野岭,啥也没有。

  “这就到了?”我问。

  “没,还有半个小时的山路,加快点脚程。”夜游神道。

  我点头,急忙跟上,从马路岔进了一个很荒凉的小树林。穿过小树林之后又进了山,山路蜿蜒崎岖几乎没有路,只有一条很浅很浅的痕迹不断的往大山深处延伸。

  “这就是去武当山的路?”我问,当初在神农架野林的时候,也见过类似的路,有痕迹,但痕迹却不明显。如果不是知道这里应该有路,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这一点。

  夜游神冲我点点头,之后走了将近四十分钟,终于停下了,它爬上附近的一颗大树朝四周眺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我直翻白眼,这家伙原来真的不熟。

  等它下来后,我无语道:“什么情况?能找到入口吗?”

  “啧,别急,快了。”夜游神摸着下巴道,眼睛滴溜溜的,不断在附近找寻着什么。

  可它这一句快了却是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带着我在附近的几个山岗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跑。

  有时候是刚上去又下去了,有时候是走了几步又退了几步,又走几步……没完没了。

  我满头黑线,焦急的有些受不了了,就问:“你行不行啊?”

  就连七彩鹰都有些不耐烦了,咕咕的叫了几声。

  “快了,有线索了。”夜游神道,怎么看都是应付。

  又等了一刻钟,它终于一抹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道:“真够隐秘的,找到了。”

  说完回头看着我,说:“小子,等下我踩哪里你就踩哪里,千万不要踩错了,节奏也跟着我来走,不要快,也不要慢。”

  我点头说好,和七彩鹰跟着夜游神在几个山岗之间转,它的步法很特别,一跳一跳跟飞檐走壁似的,节奏感也很奇怪。

  走了一段,前面忽然一阵水波荡漾,夜游神一跳就消失在里面。我和七彩鹰紧随其后,微微的一阵天旋地转,前面的景色大变。

  附近已经不是几个小山岗了,而变成了一片视野广阔的青原,远处,一座山峰直插云霄,月亮当空,映照出山巅皑皑的白雪。

  这座山太大了,比苗寨的天柱峰还要大,而且气势更加宏伟,凌厉,如同一把出窍的利剑,直指苍穹。

  “剑出武当,这里虽然不及道门三山,却也是一大圣地,当年的青莲剑仙虽出身于青城山,却成名于武当;一柄青莲剑斩妖除魔,杀的东土邪魔人头滚滚,远避西域;时下太需要这样的人杰了呀。”夜游神有些感概的说了一句。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它的话了,阴阳两界动荡不安,确实缺少了中流砥柱的人物。秦广王明显不行,能维持局面就很不错了,毕竟它只是十殿阎罗之一,其他九殿未必都服它。

  “可以在这里进行审问了吗?”我将注意力集中于眼下的任务。

  夜游神急忙回神,说:“还要往里面再走一点,我们闯进来,十有**是会被现的,离开这里才能争取一点时间。”

  “不是没人现吗?”我心头一跳,奇怪道。

  “圣地法阵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之所以开一个口子就是为了让部分有机缘的人进来,想完全隐蔽是不太可能的。”夜游神道。

  我无奈,只能跟着夜游神朝山上走去,又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前面出现了一个山洞。

  “就这吧。”它说。

  我和它进入山洞,从包里拿出一个网兜,是专门用来对付司马的,当初遇到夜游神的时候,它就尝试过。接着我摸出白玉盒子,输入一道炁能,将司马放了出来。

  趁它迷糊,我闪电般用网兜一罩一提溜将它装在里面,再扎紧袋口挂在跳出来的一块石头上。

  这时,司马才缓缓回过神来,一见自己的处境,不由大吃一惊,怒视我们,道:“乔坤,贼子,你们敢对我下手!”

  “去你大爷的贼子!”我一脚就朝踹了过去,审不审在其次,先打一顿再说。

  司马被我含着一丝炁能的脚踹中,顿时痛叫了一声。

  我随后抓住网兜,道:“孙子,你现在已经落在我们手里了,待会儿我问什么你就乖乖的答什么,否则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

  “你给我滚!”哪知道司马根本就不上道,叫嚣道:“我是阴司正神,你们不敢拿我怎么样,否则阎王印会缠着你一辈子,让你下地狱,永世不得生!”

  “你大爷的地狱,老子已经下过了!”我气的一扬手就赏了它几个大耳刮子,让它的叫嚣戛然而止。

  这时候夜游神道:“司马,你我同行数百年,彼此熟悉,我跟你交个底吧,这里布置有遮蔽天机的法阵,你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通知不到地府,如果你不想就此寂灭的话,最好乖乖的回答我们的问题。”

  司马一听,感应了一下,然后飞快的面如死灰,竭斯底里的惊吼:“混蛋,你们竟然敢抓我,它们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若寂灭了,你们也一样要奉陪!”

  夜游神眉头微微一皱,对司马的反应不满意,丢给我一个眼神。

  我会意,从背包里拿出鸡毛掸子,冷笑道:“我们是什么结局就不用你操心了,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说完就用鸡毛掸子使命的朝司马身上招呼,这东西比较趁手,上面是七彩鹰的脱落的鸡毛,阳气足,可以伤它,却不至于弄死它。

  司马被抽的惨叫连连,魂体大震,丝丝缕缕的白气从身体飘了出去,相当于活人的血肉纷飞。

  抽了一阵,我停下问:“听明白了?”

  司马浑身抽搐,盯着我,却咬着牙根,死不开口。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二话不说继续招呼,想挨打的话,要多少又多少。

  司马鬼哭狼嚎,不停的翻滚,鸡毛上的阳气对它来说简直就是刀子。

  许久,我又停下,再问:“听明白了吗?”

  “如果不明白,我们就给你点上香烧香阴金继续打;如你所愿,这里就是地狱。”夜游神交叉着手,插了一句嘴。

  司马满脸惧怕,被抽的浑身都在抽搐,颤抖,哆哆嗦嗦的道:“我……我可以回答一部分,别……别再打了。”

  终于认怂了。

  “一部分?”

  我捏紧鸡毛掸子,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这贱骨头估计是没被打够。

  倒是夜游神似乎想到了什么,示意我别动手。

  顿了顿,它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你是地府的叛军?”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