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五百二十二章:七彩鹰的战意

第五百二十二章:七彩鹰的战意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切,瞧你那胆小的样!”毒蝴蝶鄙视的白了我一眼,道:“一共就十三只而已,我可不是什么蛊都养。”

  “十三只,而已?!”我咬牙切齿,真有一股冲上去掐死这小娘皮的冲动。

  毒蝴蝶似乎若有感应,横了我一眼,就这一个眼神,我突然感觉有一个什么冰冰凉的东西从我菊花里滋溜一声滑了出来,再然后滋溜一声又回去了。

  我顿时如遭雷劈一般,僵立在当场,是蛊!

  “还有什么问题吗?”毒蝴蝶很恶魔的一笑。

  “没有了!”我坚决摇头,心中万千羊驼狂奔而过,怒吼:老子的雏菊!!!竟然献给了一只蛊!!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尊严碎了一地,掉得到处都是,捡都捡不起来。

  小娘皮,算你狠!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一定加倍还给你!

  “乖!”毒蝴蝶伸手捏了捏的脸,一副吃定我的样子。

  “小春,你怎么了?”瓜哥很适时,很八卦的凑了上来。

  “滚!”我送了他一个字,怒道:“你来我这干嘛来了?”

  “靠,好心当成驴肝肺!”瓜哥一脸无辜,道:“我是想来帮你训练七彩鹰,你这家伙再这么无节制的养下去,当心把它养废了。”

  我一愣,突然想起来那只血鸦之王,之前苗苗说它可以用来锻炼七彩鹰的战力,只要有血食就死不了,是最好的陪练沙包。

  而且,七彩鹰是真的需要锤炼了,那畜生最近肥的不像样,刚回来的时候,我还天真以为是不是它二十多天没见到我,心情不好,暴饮暴食了?结果徐大山说它破开了储藏室的门,把他珍藏的好动东西给吃了个精光。和想念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完全是没管住嘴。

  “你想怎么弄?”言归正传,我来了精神。

  瓜哥道:“我去看看你的院子够不够大,要锤炼七彩鹰,就必须建一个格斗场,地方小了可不行。”

  我一拍手,道:“绝对够,后面大个跟篮球场似的,还平坦。”说完我带瓜哥几人开后门去了后院。

  瓜哥一看,满意的点点头说可以,吩咐胖子去门口,说架设格斗场的人马上就来。

  胖子应了一声,出去了。

  见我有些不明白,瓜哥解释道:“血鸦王会飞,所以必须建一个笼子防止它逃跑,而且它还怕朱砂,只要在笼子上抹上朱砂,就基本万无一失了。”

  我点点头,有些明白他的想法了。

  没多久,胖子领着一行二十几个人进来,还有一辆车,车上载的是小指头那么粗钢筋纱网,缝隙大概就是个豆腐块那么大,血鸦王绝对跑不出去。

  除此之外,还有一笼竹鼠。

  他们的动作非常快,在后院测量了一下便开始卸车、打桩、组装和焊接,纱网都是模块化的,互相之间都有链接的铰链,组装起来特别快,剩下的两个人给纱网涂抹朱红色的东西,一看便知是朱砂。

  大约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足有三层楼高的一个方形铁笼便组装和焊接完毕。

  我上前试着用力摇晃了一下,发现特别结实,受力的地脚螺栓和钢筋龙骨都非常的粗,显然瓜哥也是为了保险起见才这么做的。

  “现在怎么做?”我问。

  瓜哥先没回答,而是让组装的人员离开,等他们连人带车全部离开后,才对我道:“你先去把血鸦王拿出来,还要加一道保险才行。”

  我点头,立刻奔回家里把装血鸦王的圆筒拿出了出来,这鬼东西奄奄一息,两三天过去了,也不知道死没死。

  瓜哥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圆筒的盖子,只露出一条缝隙,然后对毒蝴蝶道:“该你了。”

  毒蝴蝶点头,口中念念有词,手掌摊开,只见一条黑色的,像马陆一样的虫子从手掌跳到了圆筒上,沿着圆筒缝隙钻了进去。

  瓜哥适时盖上盖子,这时候圆筒里面发出剧烈的挣扎声,砰砰的乱响,还有嘶鸣声,显然是血鸦王弄出来的动静。

  我一愣,这分明是毒蝴蝶打算对血鸦王下蛊。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蛊竟然还可以用来对付这些乱七八糟的凶灵魔物。

  没多久,毒蝴蝶嘴角念语一松,嘴角微微扬起,道:“成了。”

  说完她拿出来放一个小铃铛,“叮铃铃”摇动了一下,圆筒里面的挣扎戛然而止,瞬间安静下来。

  瓜哥见此,打开铁网门走进去,将圆筒打开,把血鸦王倒了出来,这鬼东西双眼紧闭,像是死了一样。

  毒蝴蝶解释道:“我给这只血鸦下了睡蛊,只需要注入炁能,轻轻左右摇动铃铛,睡蛊便会发出作用,血鸦立刻便会睡死过去,而如果上下摇动铃铛,它则会从睡死状态中醒过来;控制起来很简单,另外为了以防这东西逃跑,我还下了蛊令,一旦它离开铃铛超过五十米,睡蛊便会立刻将其毙命,看这距离,基本出了这个院子它就得死。”

  我一听,不禁大喜,这东西简直太好用了,一个铃铛便可以将凶戾的血鸦王制的死死的。

  想了想我又有些奇怪,便问:“蛊虫还能对凶灵下?”

  “蛊千变万化,博大精深,我们纵使是研究一辈子,也只能窥得冰山一角,别说区区凶灵魔物了,就连灵魂都可以下蛊,只是难度很高罢了。血鸦虽是凶灵,但其实也是生命的一种,自然不在话下。”毒蝴蝶似乎谈到了她的领域,有些小骄傲的跟我解释道。

  我打开眼界,原来蛊并不是专门对人的,而是对所有的生命体,甚至是灵魂!

  这有点吓人了!

  我这时才明白,原来瓜哥和毒蝴蝶是一起来的,之前还以为他们只是碰巧一前一后来的。

  放出血鸦之后,瓜哥又从兔笼里抓起一只竹鼠丢进去,道:“竹鼠血肉性阴,最适合血鸦当血鸦的血食。”

  我点点头,这竹鼠个头还挺大,跟兔子似的。

  “你试试看把。”等瓜哥重新关上笼门,毒蝴蝶将手上的小铃铛交给了我。

  我接过,上下摇动了一下,铃铛发出非常清脆的铃音。

  铃音落下,就见昏死的血鸦王一震,睁开了眼睛,眼瞳急速聚焦,锁定了近在咫尺,还在发懵的竹鼠。

  下一刻,奄奄一息的它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就扑到了竹鼠身上,而且很快就钻了进去。

  竹鼠发出无比痛苦的惨叫,四腿一蹬,浑身都在抽搐,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就像一个漏了气的气球。

  很快,伴随一声嘶鸣,血鸦王又从竹鼠体内蹿了出来,奄奄一息的样子不见了,看起来生龙活虎的,原先断掉的脚爪,翅膀,喙全部都完好如初,暴戾的血瞳死死的盯住我们一行人。

  稍稍顿了一下它立刻朝我们冲来,却“嘭”的一下砸在笼壁上,顿时浑身冒黑烟被弹了回去。显然是被笼子上涂抹的朱砂给伤了。

  但它很凶悍,落地之后,晃了晃头,立刻又飞起来,不断的在铁笼里转圈,企图寻到铁笼的破绽。

  “咕咕咕!”

  就这时,此前一直在屋前晒太阳的七彩鹰从房子里面奔了出来,应该是感应到了威胁的气息。

  此时的它,已经比一只成年的中型犬小不了多少了,肚子肥都驮道了地上,跟怀孕了似得。

  但别看它胖,灵巧度还是相当可以的,一上来就飞扑到笼子上,锐利的鹰眼盯着里面的血鸦,冷意如刀,还不断的围着铁笼子转动,在寻找入口,嘴里还发出咕咕的警报声。

  七彩鹰乃报晓阳畜中的极品,生来便与鬼魅邪祟不对付,一旦遇上,必然拼死搏杀。

  我一看,顿时老大欣慰了,这畜生虽然贪吃了点,但并不是真的懒惰,而是没有对手,只要有的对手,它的战斗激情立刻就出来了。

  毕竟它是半只鹰,战斗欲望与生俱来!

  “放它进去吧,它等不及了!”瓜哥笑道。

  我点点头,可有有些担心,问:“血鸦吃血食好诡异的,七彩鹰不会吃亏吧?”地上躺着的那张竹鼠皮就是明证,堪称恐怖。

  “不会,七彩鹰只会占便宜。”毒蝴蝶摇头,见我不解,有笑道:“七彩鹰是极具阳气的报晓晨鸡,血肉阳气十足,对于血鸦来说根本就是剧毒之物,是血鸦为数几种不敢吞噬的物种之一。”

  我恍然大悟,这就放心了,轻轻左右摇动了一下铃铛,血鸦王应声从半空中掉在地上,昏死过去。

  接着我打开铁笼,七彩鹰咕咕一声,飞扑着直接蹿了进去。

  我又立刻关上,再上下摇动铃铛唤醒血鸦王。

  血鸦王很快醒来,但慢了半拍,一个照面便被七彩鹰一爪子给扫飞了,身上留下了几条血杠。

  可它毕竟是统领过数千血鸦的血鸦之王,摔在地上只是稍稍一顿,血瞳立刻锁定七彩鹰,一振翅膀,飞扑过去。

  七彩鹰更加没客气,在血鸦王砸在地上的一瞬间先一步扑棱棱冲过去补刀。

  双方对冲,大战一触即发。

  我心里不禁激动起来,这战斗场面,热血沸腾!

  两方都不是好像与的,都是战意十足,看这样的战斗,虽然和人不同,但那种战意燃烧的境界却非常的难得一见。

  对自己的战斗实力的提升绝对会有很好的启发作用!!

  这是一个大大的意外之喜。

  ……

  “我觉的七彩鹰会赢。”看着里面激烈的战斗场面,胖子道。

  瓜哥不以为然,道:“血鸦之王会赢。”

  两人看向对方,各自眯了眯眼,同时到:“赌一局!”

  瓜哥劲头来了,急忙叫道:“来来来,我坐庄,一赔二,下注下注!”

  我、毒蝴蝶:“……”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