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三百八十四章:夺体

第三百八十四章:夺体

  与此同时,我发现贴在我额头上的影符也在一点点的烧起来,从末端开始一点点往上延伸,烟雾凝而不散,环绕在我周围,顿时眼前的事务开始变的模糊起来。

  这让我觉的有些不对,毒蝴蝶之前说只看不到人,没说看不见别的东西,但现在除了人以外,其他的事物也开始模糊了。

  而且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路边出现了一个很虚幻的人影,正在悠悠荡荡。

  我看见了它,它也看见了我,空洞的眼睛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忽然,它似乎发现了什么,吓的立刻遁逃了。

  我也吓了一大跳,这分明是一个鬼魂!

  自己看不见人,却看见了鬼?!

  我心脏忍不住加速了几分,这影符到底是做什么的?隐身的还是见鬼的?

  不过事情紧急,我也没有节外生枝的去询问。

  很快,我跟着毒蝴蝶的影子便到达了山巅,此时影符已经烧了一半。

  出现在我面前是一个朦朦胧胧的大洞,里面透出火光,门外影影绰绰围了一大圈的人影。

  人影的正中央,一个单独的人影正躬着身子朝里面大声的说着,是万古,声音很熟悉。

  我没有任何耽搁,瞄准一个人影的空挡窜进去,绕开万古进了洞里面。

  洞道笔直,我向前奔跑,一直看不到洞外了才停下。

  安全下来之后,我将烧的只剩下一点点的影符揭掉,顿时眼前的事物重新开始变的凝实起来,很快便一般无二。洞里面静静的燃烧着长明灯,火苗不大,地面有一层很奇怪的雾气,像外面的山岚和流云。

  我一步步朝里面摸去,又走了一段,洞道开始往下而且在回转,隔着老远都能听到万古的回音。

  也不知道走到了多深的位置,天柱峰的山腹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简直就跟一方天地一样,往上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顶。

  我被震撼了,这应该是一个中空的山腹,换句话说,巨大的天柱峰里面竟然是中空的!

  四周有很多长明灯,但也只是照亮了这里的一部分。最中间的地方是一座青石高台,三条楼梯直通顶端,高耸的就像一座金字塔。

  我长大了嘴巴,这座建筑大的离谱,高台的最上面隐在一团漆黑当中,似乎连光线都穿不透。而最让我吃惊的是,高台并不是完好的,已经倒塌了一半,地上到处都是碎石残砖,满地狼藉。

  一个不可抑制的念头在我脑海中响起:苗巫难道真的出事了?

  这里显然是遭到了巨大的破坏,战斗的痕迹非常明显,部分残砖碎石上可以看见清晰的爪痕,而且破坏的时间并不长,断口非常新鲜。

  我不免心惊肉跳,有东西袭击了这里,而且个头还不小,闹出的动静更加不小。但苗寨外面的人肯定不知道,否则万古就不是怀疑,而是确定了。

  我想不通,会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在苗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袭击了这里?

  所图是什么?

  我抽出重刀凝神戒备,见没什么异状,便一步步靠近高台,找寻了一阵,除了断壁残垣什么也没发现。

  想了想,我壮着胆子开始往该台上面走去,总感觉上面的那团黑雾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目光锁定了我。

  说心里不打鼓是假的,但我没有办法,苗巫是否还在世决定了万古接下来的动作,更决定了苗家和苗寨之间是否能够联合在一起对付赶尸门。

  此事不弄清楚我没有退后的余地!

  高台真的很高,像一座小型的金字塔,成一个标准的三角体,我走了大约一刻钟才缓缓接近顶部,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我自己的脚步声在回荡,听起来格外悚人。

  面前一团漆黑,那黑暗就如同实质化了一般,目光根本穿不透。

  我想了想,便拿出包里的强光手电打开朝里面照去。

  这不照不要紧,一照吓一跳,惊得我差点把手电给扔了。

  黑暗里面出现了一只猩红的眼瞳,死死的盯着我,无比暴虐,似要择人而噬。

  “桀桀桀,我闻到了人血和生魂的味道!”

  一个像玻璃互相摩擦的笑声响起,听的让我感觉心脏像是被人捏住了一样,分外难受。

  我额头忍不住就见汗了,那只眼睛让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我曾经见过这种眼神,在洪村的魔王残魂上,波动让人心惊肉跳。

  “你是什么……”

  我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吼道;但话还没说完,一只森然的白骨爪便从黑雾中闪电般袭出,抓向我的脖子。

  我大吃一惊,白骨爪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给我防御的时间,千钧一发之际,我只得将刀一抬挡在了身前,堵住了白骨爪袭击的路径。

  但可惜这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白骨爪微微一扭,闪电般点在我的黑刀上面,一声金铁交击声想起,重刀顿时脱手而出,飞了出去。

  紧接着我脖子就被扼住,被提了起来!

  白骨爪无比阴寒,内涵无尽的阴冷之气,一股股的阴寒之气直往我体内窜,我只感觉脑袋似乎快被冰住了,思维也飞快的变的迟钝起来。

  “桀桀桀桀!”

  白骨爪的那一端,传出来阴森之极的笑。

  “小娃娃,快闭住阴门,用中指血抹阴手!”

  这时候一个略微带着沙哑,有些中气不足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声音不大,但听在耳朵里却如同一声惊雷。

  我精神一震,艰难的将僵硬的舌头抵住上颚,闭住了阴门。

  有效!

  阴门一被闭上,我就感觉那股窜入脑袋的阴冷顿时减轻了好多,窜入脑袋的阴寒之气也被截断了。

  “老东西,你找死!”

  阴冷的声音暴虐的炸吼一声,白骨爪想要将我带进黑暗中,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制止了,只缩进去一半。

  “我死你也得死!”沙哑的声音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一句,很显然里面应该是有两个存在,在互相僵持,否则自己早就跪了。

  我被扼的直翻白眼,毫不犹豫伸出中指在牙齿上狠狠的划了一下,然后将血莫在了抓住我脖子的白骨爪上面。

  “滋滋滋……”

  最阳的舌尖血抹在白骨爪上,就像是培根落在了烧红的铁板上,顿时冒出浓重的黑烟,甚至被腐蚀的寸寸化成了灰烬。

  “吼!”阴冷的声音这次化成了痛苦的惊吼:“是阳血,怎么会有阳血,不可能!”

  “哈哈哈,鬼畜,这是老天要收你!看你死不死!”沙哑的声音顿时大笑。

  “老东西,你灭不了我的,我也死不了!”阴冷的声音又惊又怒,气急败坏。

  白骨爪很快就松开了,我落在台阶上差点没滚下去,猛喘几口气,脑袋这才清醒了一下,紧接着就听沙哑的声音又说:“小娃娃,旁边有一个破障灯,把它点起来。”

  我点点头,随口问了一句:“你是苗巫大人吗?”

  “是。”沙哑的声音肯定道。

  我暗暗一喜,苗巫还没圆寂,目前来看,应该是遭遇了大麻烦。

  我急忙打着手电在旁边找了一下,果然发现旁边有一盏用皮蒙着的青铜灯倒在旁边,捡起来将灯罩拿掉,摸出打火机将里面白油灯点燃,再罩上了皮罩。

  同时,我心里也微微一凛,这破障灯的皮是人皮,油是人油!我能闻出来上面的气息,是属于人的。

  破障灯的光线并不强,却将台上的黑雾驱散的干干净净,等看清楚里面的情景后,我大吃一惊。

  那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坐在高台的正中央,看着我,目光已经昏黄,皮肤干褶的就像老树皮,但这紧紧只是他的半边,另外半边身子则已完全变异了,阴气缭绕,干枯的皮肤泛出骨白色,如果不仔细看还会以为他脸上只剩下白骨,眼眶的眼珠子也不同于旁边那只,血红,死死的盯着我,而手则彻底成了白骨爪。

  最恐怖的还是他脚下,无数的藤蔓就像是八爪鱼的触须一样,死死的嵌入了高台上,将老者是下半身死死的束缚住。

  此时,老者完好的左手正死死的捏在右手,也就是白骨爪,两只手僵持着。

  我石化在当场,诡异的一幕让我腿一软,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同一个人,却完全表现出两个状态!

  这是夺体!

  我曾经在洪村见过,当初洪家老祖强行将魔王之魂纳入体内,结果魔魂与洪家老祖抢夺身体,互相僵持,才被我用龙牙箭一同终结。

  这里也是一样,苗巫大人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夺体了,但却没有完全成功,所以变成了这副半人半鬼的样子,双方已不知道僵持多久了。

  “小娃娃,是万古让你进来的吧,别愣着了,快把阳血浇到鬼畜身上去,助我一臂之力!”苗巫急忙对我道,显然,他扛很艰难。

  “小子,你敢!”

  阴冷的声音也凭空传了出来,对我威胁道,正在距离的挣扎,就连嵌入高台的触手也挪动的越来越厉害,就像无数的海蛇,看着让人头皮发炸。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二话没说咬破舌尖,对着苗巫那半边魔化的身子一口舌尖血就喷了过去。

  你不死,我怎么完成任务?

  ……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