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三百二十一章:远未结束

第三百二十一章:远未结束

  话音落下,就见一个黑袍人从天而降,立在我们所有人都上不去的墙头!

  一身黑衣,衣袂在夜风的吹拂下迎风飘荡。诡异的是,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虚,淡淡的,就好像立在那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幻影。

  我心脏砰砰直跳!

  这个黑衣人我见过!

  在洪村的竹林里!

  当时我被下了鬼点丁,后来莫名其妙去了竹林,就是他给我指的路,让我跑出了竹林!

  还有洪村诡事开始的时候,老小纸人鬼扮作黄大仙和他的侄子要在竹林里烧死我,有人救了我,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救我的人是谁!

  我问过皮衣客瓜哥他们,他们都说不是!幽灵号码那边也问过,也说不是!

  想来想去,同一片竹林,也只有黑衣人了!

  万没想到,洪村一系列诡事过去了这么久,自己居然再次见到了他!

  而且是在这里,大魔城!

  我心里翻起惊涛骇浪,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两点:

  第一:大魔城一定和洪村的地宫有关联,从古蜀文明的背景,再到频频出现的关联性人物,比如白脸青年和眼前的黑衣人!

  第二:洪村诡事的背后还有更加深层次的背景,它关联甚广,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洪村带出来的局,在这里得到了延续!

  更有甚者,弄不好洪村的局只是整座大棋局的一个组成部分!

  自己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局里面,从来就没脱身过。或许那是一个连苗苗皮衣客他们都不敢触碰,或者无法触碰的局。

  我直觉苗苗她应该知道些什么,因为瓜哥说她在青龙镇的时候,曾经去见过白脸青年,交涉过,不太可能什么都不知道。苗家当时为魔王之心谋划了那么久,不可能放着一个有可能破坏计划的任务而无动于衷,不去调查!

  但他们所有人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提!

  黑衣人和白脸青年,至始至终都像是一个影子而存在,似乎并没有深度的介入洪村一系列诡事里面。

  这么想着,我隐隐感觉自己已经触碰到了这个局,只是我不知道它到底会如何跟我扯上关系。此外,我还想起了一直在遥控我的幽灵号码,它是不是局中的一环?和白面青年以及眼前的黑衣人有直接的关联吗?

  越想越深,越想就越觉的惊悚……

  就在这时:

  “轰隆隆!”

  一阵剧烈的闷震从地底传来,这时候就见高台竟然一分为四,朝着四周缓缓移动,露出了里面一个巨大的豁口!

  劫后余生的人群惊的朝后面不断的退却,深怕掉进豁口里面去,原本在台上的三大派更是蜂拥往下面跑。

  “撤!”熊刚也急忙吼了一句,带着剩下的十多人往后面撤退,远离的高台。

  恐怖的闷震依然在继续,没多级,高台完全脱离了原来的位置,这时候就看见一株翠绿翠绿藤蔓从豁口蔓延出来,缓缓升高,越来越粗壮。

  下一刻,就见密密麻麻的藤蔓便从的豁口里攀爬了出来,朝四周扩散,就像是无数条碧绿的竹叶青一样,活了过来。

  “那是什么?”

  “藤蔓?”

  “快退,别碰到它!”

  “……”

  人群发出阵阵惊呼,再次大跨步往后退。

  “走!”

  熊刚也惊叫一声,带着队伍再次加速往后撤。

  很快,人潮就撤向了通道边上,但没有敢冲进去,因为魔物刚刚从这里退却,天知道还在不在里面。四周的通道口一下就聚集了不少人,都在观望。

  这时候我发现,那些绿色的藤蔓在尸块堆里翻滚,一缕缕虚幻的东西在不断的往绿色的藤蔓末端没入,同时阴风四起。

  “什么情况,那些藤蔓在吸残留的血吗?”俞子露疑惑道。

  “恐怕它吸的不是血!”李凌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的隐隐发白。

  我心惊肉跳,李凌向来稳重,能将他惊成这个样子,绝对是出大事了。

  “它吸的是生魂!”胖子接口道。

  “什么?!”他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我也不例外,吸纳生魂!太惨无人道了!

  不少人急忙往眼皮子上抹东西,胖子也拿出一瓶水,朝眼皮上抹了一点,然后递给我,道:“生魂阳寿未尽,没有化成阴魂或者鬼魂之前很难看见,这个是老牛的眼泪,可以暂时让你看到。”

  我点点头接过来,往眼皮上抹了两滴。

  这时候再一看,只见遍地尸体中间,又许多淡淡的虚影呆呆的立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一动不动。

  胖子指着那些离着的虚影,道:“那些就是生魂,严格来说生魂和我们并不同属于一个空间,所以想要伤害生魂没有点手段是不行的,可你看那些藤蔓!”

  我顺着他指的地方望去,就见那些藤蔓飞快的钻进一个个生魂体内,轻而易举的就将它扯碎,化为一股淡淡的晶莹之气被藤尖吸走。

  这分明就是将生魂活生生弄的绞碎,然后吞噬。

  我看的后脊背嗖嗖的直冒冷气!

  “怎么会这样?”队伍里的人大部分都脸色发白。

  很多人不怕死,因为死了不起转世轮回,或许会在地府里遭罪,但总有机会回到人世间。

  但形神俱灭就不同了,再也没有机会轮回了,永永远远的消失,彻底冥灭!

  最恐怖的是,生魂在死去没多久的时候是很难捕捉到的,只有地府的阴差才有这份本事触碰他们,因为它们是专干勾魂的,自然不一样。

  而阳世间极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生魂和人并不在一个空间。所以生魂能穿墙而且无可触摸,只有在它化成阴魂或者鬼魂之后,才会渐渐的稳定住。

  那时候,它们几乎已经不能再穿墙了,甚至还会凝聚出实体来!

  这也就根绝了奇门界的人一旦发生冲突,动则灭人生魂的事情发生,了不起杀人,要让别人形神俱裂可不是那么简单。

  而眼前,那些生魂在藤蔓面前就仿佛纸糊的一样,一戳就灭,然后被绞碎,吞没!

  生魂在死后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会完全懵懂,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了,只会呆呆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如同木偶。

  藤蔓在毫不留情的收割它们,它们的血肉祭祀了黑衣人口中的鬼王,现在生魂也一样要被祭祀!

  “下面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皱眉问,也太惨无人道了。最关键的是,那个黑衣人这么做,肯定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那他当初为什么要救我呢?还两次!

  “肯定是那个人说的鬼王,只是不知道世间还有些没有这东西的记载!”胖子道。

  我也想不通,不是说好的是大魔之城么,应该是魔才对,怎么会是鬼?在洪村的时候,皮衣客说鬼鳐是鬼王的宠物,如果他说的对,那洪村的那个鬼王和这里的是不是同一个?

  当然,皮衣客说的也不能尽信,他当初可能就是随口一说。

  ……

  很快,藤蔓几乎就将整个广场扫了一遍,然后缓缓收缩,又退进了豁口。

  紧接着中央的蔓藤又开始向上延伸,露出越来越粗壮的根部,当尖端已经快要直插云霄的时候,才终于停了下来。

  只见藤蔓根部往上数米的位置,有一个肿起来的畸形,前后成长条形,就好像一个长方形的什么东西贯穿根部停留在那里,但却和藤干是浑然一体的,并不是什么异物。

  “这蔓藤……”这时候胖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瞪的浑圆,惊道:“这是传说中的业火藤妖!”

  “不会吧?”李凌和熊刚一听齐齐惊呼一声,李凌震惊道:“这东西真的存在于世间,不是传说?”

  胖子摇头,“我之前也以为是传说,并不真实存在,但眼前……”

  我听的莫名其妙,便问:“什么是业火魔藤?”

  胖子咽了口唾沫,道:“这是一种兼具植物和动物的生命体,极其罕见,在奇门的史册上也不过寥寥数笔,没想到真的存在。”

  “有什么讲究吗?”我立刻追问,这里的每一个细节或许都会对我的判断又莫大的影响,因为这个局明显再次将我卷入进来了,自己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业火魔藤是一种至邪至恶的存在,传说中它的种子根本不存在于阳间,而是来至于地府的最深处沐浴无尽的怨气和戾气出现,无父无母,天生地养,身上携带从地狱带出来的业火,非常恐怖。”胖子解释道。

  我点点头,业火是地狱中专门用来灼烧恶魂的,难怪那些蔓藤间断能够一下便将生魂绞碎,原来携带了来自地狱的业火。

  想了想,我又问:“那这个业火魔藤生魂干什么?”

  “看到藤干那个突起了没?”胖子添了一下嘴,指着远处的滕干底部问道。

  我说看到了,整个蔓藤看起来都非常光华,就那里看起来格外别扭,自然不可能发现不了。

  胖子道:“如果所料不错,那里就是鬼王的寄生的地方!”

  “那块突起其实是业火魔藤的胎!”李凌插了一句。

  ……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