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二百三十章:被抓了

第二百三十章:被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耳朵一阵刺疼,头晕目眩,缓缓睁开了眼睛,恍恍惚惚的,眼前出现了一点点的光。

  定了定神,发现那是一个烧旺的火炉,而我和火炉之间还隔着一道粗壮的铁栅栏。

  我一下就醒了,本能的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被铐在背后的栅栏上。栅栏还是四面封闭的,赫然是一个铁笼子。

  我心里咯噔一声,不由直接沉入了谷底。

  没跑掉,被抓了!

  这是一件很宽敞的地方,水泥钢梁结构,看着像是废旧的工厂。我用力挣扎,想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铐子的位置过低,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坐着。

  突然想起胖子,我又急忙去寻找胖子的身影,仔细一看,发现就在对面一片阴影的位置也坐着一个人,低垂着脑袋,不正是胖子是谁。

  “胖子,快醒醒!”

  我急忙朝胖子喊了一句,但他没有反应,这时候发现他胸前有一片血迹,看着像是受伤了。

  我心里一突,感觉自己身体也有些异样,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肩膀的位置衣服也划破了,上面红红的一片,也有血迹,但诡异的是只发现一个结了痂的创口。

  “胖子!快醒醒,胖子……”我深怕胖子出事,又焦急的喊了一阵。

  胖子听到响声,幽幽的醒转过来,晃了晃似乎有些晕沉的脑袋,虚弱的喊了一句:“春子。”

  他的声音让我心里一抖,肯定受伤了,于是急道:“胖子没事吧,还挺得住吗?”

  “没事,死不了!”胖子艰难的露出一丝笑容,缓缓摇了摇头。

  我松了一口气,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不禁有些绝望,双手被铐,铁栅栏粗的跟小儿手臂似的,别说挣不开,就是挣开了也出不去。

  只是那些人不知道哪去了,一个都没看见。

  之后我又和胖子聊了几句,他有些虚弱,但神智还清楚。

  我就问:“胖子,你能想到那些人到底抓我干什么吗?”

  胖子摇了摇头。道:“或许是跟你在胭脂湖发生的事情有关。”

  我一阵沉默,湖边那件事,有些地方我没和胖子细说,比如那个玉盒子,还有盒子里面的暗金玉镯,甚至还有白香月裸浴的事。

  就在我想着是不是将整件事情合盘托出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从远处的黑暗处过来了。

  等他们走到近处一看,为首的赫然便是大蒜鼻,他身后还站着七八个人。大蒜鼻走到铁笼前。冷冷的看着我,道:“倒是小看你们,竟然接二连三从我手底下溜走。”

  我看着他,咬了咬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抓我们干什么?”

  “很简单。我只是想知道,那天晚上你在湖边到底做什么,另外盒子里面的东西哪去了?”大蒜鼻道,话到最后,他的表情已经带着几分狰狞。

  “那把我们先放了再告诉你!”

  我回道。既然他想从我嘴里知道湖边那件事,那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那件事在眼前这种情况下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白香月的事,他们想知道就让他们知道算了。

  大蒜鼻一听就笑了,笑的很讽刺,道:“小子,你最好搞清楚状况,你貌似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你就什么也别想知道。”我迎着他的笑直接说道,眼下自己对他还有点利用价值,如果说了,后果肯定不会太妙。

  大蒜鼻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硬气,脸色一沉,扭头对身后几个人道:“小朋友不太懂事,好好伺候他。”

  “是!”

  那几个人一听,打开了笼子走进来就对着我就是一顿围殴,又踢又踹,下手特别狠。

  我肚子被踹了好几吓,顿时整个人都弓了起来,快窒息了,腰间也挨了好几脚,疼的我直哆嗦,不过还好还没朝我脸上来,似乎深怕打的我神志不清不能说话。

  踢了一阵,大蒜鼻叫开他们,冷道:“能说了吗。如果不能说,我后面还有满清十大酷刑,奉劝你一句,不要再我面前嘴硬,有些事情比死更可怕!”

  说着话,就见他一个手下从火炉里面搅了搅,拿起一块烧红的烙铁。

  看这阵势,自己要再不说,就得挨烙刑了。

  我早就料到可能会挨打,但没料到这些人这么恨,几句话说完就要动用这么狠的东西审问我。

  我咽了口唾沫,说不怕那是假的,看了看胖子,说:“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我有一个条件!”

  “说。”大蒜鼻道。

  “放了我朋友,他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想帮我而已,在确定他安全之后,我就告诉你想知道的。”我提了条件,一来是不想连累胖子,虽然他接近我有目的,但至少帮了我那么多,还为我受伤了,二是只有他跑出去自己才会有一线生机,否则两个人都在这里,铁定凶多吉少。

  “春子……”胖子听了我的话朝我喊了一句,欲言又止。

  我冲他摇摇头,示意他别说话。

  “你凭什么认为我必须答应你?”

  大蒜鼻又笑了,说:“我觉的没那么麻烦,一个烙刑下去。我相信你会把你祖宗十八代都交代了。”

  “那你就试试吧!”我银牙一咬,然后半真半假的说:“现在已经快到子时了吧,我只要拖一会儿,那个红衣女鬼就该来找你了!”

  我后半句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不为别的,就为增加谈判的筹码,不管等下怎么样,先把胖子送走再说。

  “什么?”大蒜鼻一听,被我唬的脸色一变,现在月上中天,确实已经是临近子时和午夜了。

  “我朋友对你们毫无价值,放了他无关大碍。”

  我一看有戏,便接着说道:“如果你不相信也可以对我用酷刑,不过我这人怕疼,一疼就昏过去,到时候你烫我一下,我恐怕的昏迷半个小时。”

  大蒜鼻听完,脸色变幻不定,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了。

  我心里暗暗一喜,果然,他知道湖边有红衣女鬼,却并不知道女鬼的太多底细,我一唬他就犹豫了。

  顿了顿他一咬牙:“好,你最好说话算数,否则的话,哼哼,我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他指着胖子对手下吩咐道:“给他准备一辆车,让他走!”

  “是!”

  他手下答应一声,便解开胖子带着他往外面去了,胖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给他丢了一个眼色,胖子缓缓点头。

  大蒜鼻显然看到了我们的眼神交流,但他根本不在乎。很快,我就听见外面有车子发动的声音,还特意鸣了两声笛。

  又过了一会儿,大蒜鼻旁边一个人的手机响了,在得到大蒜鼻的示意后,他走到我旁边,将手机贴到我耳边,里面传来胖子的声音:“春子。我安全了,你咬咬牙挺住,我去搬救兵!”

  “好,尽快!”我回了一句。之后,手机便被拿走了。

  “怎么样,能说了吗?”大蒜鼻双手交叉在胸前。

  我摇了摇手铐,将手铐弄的叮当作响,道:“说来话挺长的,能换个姿势吗?”

  我在拖延时间,能拖一秒是一秒。大蒜鼻显然是我的打算,脸上显现出一丝不耐,但没有发作,对手下人又打了个眼色。

  于是他的手下又跑进来两个人,将我铐的高了一点,还给我端来一张凳子让我坐在上面。

  我使劲扭了扭又算又疼的腰,又道:“再来支烟吧,我脑袋现在一团浆糊,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你……”大蒜鼻脸色一怒。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