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一百五十三章:回魂

第一百五十三章:回魂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回去,”待我准备好,苗苗便道,

  我点头,然后一行人又往山下跑,幸好皮衣客这次买的新皮卡是三排座的,否则位置都不够,

  我把我爸放在最后排,上了车之后就问瓜哥:“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之前打斗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一分钟,而走上来最快也要五六分钟,

  “你们出发了之后,我们也出发了,是从山后绕过来的,牛头只提防了前面,后面就放松的多,钻了一个空挡,”瓜哥道,

  我了然,这时候发现黄大仙手上居然还抓着一个什么长长的什么东西,赫然是牛头的那根刚叉子,就问:“这是什么,”

  “这是魂叉,专门勾魂用的东西,活人要是被这东西插中了,立刻就会被带走地魂,”黄大仙道,

  苗苗也说:“留着它将来或许用得着,那牛头丢了兵器,下到地府免不了要挨罚,应该可以平静几天,我们再想想办法,看怎么对付他,”

  我点点头舒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担忧,这牛头留着终究是个麻烦,双方现在已经是势成水火,不死不休了,就算牛头愿意放过我,我也不想放过它了,敢对我的亲人下手,这是逆鳞,谁碰我跟谁拼命,

  ……

  回程的车速很快,我在车上穿上衣服,清理了一下脸上的灰,没多久就到了家门口,

  之后便和苗苗瓜哥三人进了我爸的房间,我妈小心翼翼的守在床头,眼睛都哭肿了,看见我们回来了便急忙起身走上前,问怎么样了,

  我妈的样子让我心疼的一抽,暗暗发誓有机会一定收拾了那只可恶的牛头,然后安慰了我妈几句,便让她先去外面等,

  重新关上门后,苗苗将人油灯放好,便吩咐我把柳条解开,我依言照做,接着她拿起安魂灯,用手一捏,将还燃着的魂灯灯芯截了下来,顺手一弹,就见那截灯芯粘在三角筷的嘴顶端,稳稳的烧着,而且火焰飞速的蔓延,直至将整个搭成三角的筷子点燃,

  苗苗见此轻轻舒了一口气,很显然,她刚才一捏一弹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的轻松,接着他从桌上拿起一根柳条,在三角筷中缓缓穿过,然后轻轻一甩,打倒了我爸的地魂上,

  这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木木的就跟竹竿一样的地魂动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眼睛还带着木然之色,没有焦点和色彩,

  苗苗见我连带不解之色,便和我解释,说:“人的魂在离体之后都是这样木然状态,懵懵懂懂几乎没有知觉,但随着魂吸收的阴气越来越多,便会慢慢清醒过来,七天之后如果没有进入地府,就会变成鬼魂,”

  我点点头,这点她以前也隐隐和我说过,鬼都是亡魂在头七之后还滞留阳间,不肯接受鬼差的接引而一步步形成的,一般来说,怨念越重就越容易化成鬼,甚至是厉鬼,

  说完之后,苗苗又用柳条轻轻抽了我爸的地魂两次,每抽一次,我爸地魂的反应便强烈一分,目中也渐渐有了焦点,

  这时候,苗苗丢掉柳条一拍手,声如惊雷,低喝一声:“生魂岁未尽,轮回地不收,三魂生聚,敕,”

  话音落下,我爸的地魂动了,它一步一步走向床上的身体,缓缓坐下然后躺了下去,苗苗眼疾手快,在它躺下瞬间,将一点滴蜡封在我爸的印堂处,

  令我惊奇的是,蜡一封下去,我爸印堂处的乌黑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散去,最后只余了一点点灰暗之色,浅去了八九分之后,

  苗苗做完,又伸手翻开我爸的眼皮检查了一下,大呼一口气,笑着说:“成了,叔叔很快就会醒,”

  我也猛松一口气,之后正如苗苗所说,才过了两三分钟我爸就幽幽醒转过来了,睁开眼一看我两直愣愣的盯着他,他莫名其妙,说:“你们两个娃做什么,”

  苗苗朝我笑笑,丢了一个眼色便将碗筷收拾一下出门去了,

  我挠了挠头,明白苗苗的意思,她是让我不要把鬼差的事说出去,因为牛头背景太吓人了,万一把我爸吓坏了就遭了,

  我正想着怎么编一个说法呢,我爸又说:“我囔个骑个车一下就到床上来咯,”

  我扯了扯嘴角,想了一下便有了腹案,说:“爸,你在村口有东西冲了你,所以昏过去了,”

  “什么,”我爸脸色一变,

  “别担心,就是一只黄皮子而已,没什么大问题,已经请瓜大师解决了,”我安抚他,

  但他还是提心吊胆,我没办法,就把谎话圆到底,撒谎说他在村口压伤了一只已经快成精的黄鼠狼,那东西气不过就把他冲了,然后我们就去找人医治黄鼠狼去了,消解了它的怨念才把事解决,

  黄鼠狼和狐狸在民间“迷信”当中都是精怪,很多人都信这个,也不怕露馅,

  哪知道即使是这样我爸还是被吓的够呛,我急忙又安抚一阵,说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才让他镇定了一点,

  之后我妈急匆匆进来了,一见我爸醒了就差没跪天谢地,我就没打扰他们两个,走出房间,

  苗苗他们都还在,我一一对他们表示感谢,要不是他们,我都不敢去想象后果了

  说了一阵,苗苗又嘱咐我:“阿春,叔叔的地魂刚刚复归体内还不是很稳,晚上尽量不要出门,更不要出村,歇息半个月才能彻底复原,”

  我点点头记下,然后苗苗又递给我三根乳白色的香,说:“这是安魂香,每天晚上睡前点一根,可以防止魂魄出窍,连点三天,”

  我接下,

  接着他们便说要走,我也没太客套,就送他们出了村口,返回家里后又把镇魂香交给我爸,叮嘱他一番,之后马勇也走了,我关好家里的门窗便回了店子,

  ……

  第二天一早,我回家吃早饭又趁机观察了一下我爸,发现他印堂的灰暗也已经渐渐散去了,才彻彻底底放下心来,

  经过这件事,我对牛头的怨念也达到了最顶点,就在想怎么样才能除掉它,

  留着它是在太危险了,这件事必须尽早解决,

  我本能的就想到了村里的那个东西,上次拜碑的时候就出现过一次,挺厉害,如果能借它的手干掉牛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细细一想,借村里那个东西不是不可以,但却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借用村里的那个东西的手,是不能让苗苗瓜哥他们知道的,因为当初幽灵号码叮嘱过我,拜碑的事情不能和任何人提起,

  这并不关乎信任问题,而是一种蝴蝶效应,洪字碑的事很可能事关整个洪村的存亡,必须谨慎再谨慎;幽灵号码要求那么做肯定有它的道理,

  第二:如果没有瓜哥他们的帮忙,自己如何才能将牛头引入到洪村来,

  这一点很难办,上次它在村口徘徊,村里的那个东西可没有出手,它似乎只对闯进洪村的东西出手,

  想了一会儿,我觉的如果要把牛头引进村子里来,就必须激怒它,让它失去理智冲进来,这样的话村里的那个东西就会出手了,就跟上次凶灵来害我是一样的,刚一出现就被那个东西干掉了,而且是几乎没有反抗能力的干掉,

  村里那个东西的本事肯定盖过了牛头,这点从上次牛头不敢进去就可见一斑,那个东西很厉害,虽然还不明白它到底是什么,

  “如何才能激怒它呢,”

  我开始敏思苦想起来,想了一会儿,脑海里划过一个地方,

  佬山庙,

  那里根本就不是供奉什么山神的庙,而是供奉牛头的阴神庙,如果自己将佬山庙毁了,以牛头睚眦必报的性格,会怒成什么样,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