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六十二章:瓜哥杀鬼

第六十二章:瓜哥杀鬼

  这一晚我兴奋的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一早,苗苗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把我从床上踹了下去,末了还加一句:“色胚,”

  说完就穿衣起床,我本以为要挨一顿暴打的,没想到苗苗除了那一脚之外,居然没有再教训我,让我庆幸不已,

  简单的吃过早饭,苗苗便驱车走了,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看情况,再次叮嘱我说这一个星期就呆在洪村,哪都别去,

  我想起了那两个纸人鬼,之前苗苗在我身边它们都敢对我下手,现在出去确实太危险了,急忙应下,

  苗苗走后,整整一上午我都无所事事,店子也彻底没了生意,想了想,我就给李莹打了个电话,让她帮我补办一张电话卡,原来的电话连卡带手机被陈久同丢进了茅厕里,

  手机自己的店子多的是,只是号码需要补办,

  李莹应下,然后说办好之后托马勇给我带回来,

  挂了之后我又给马家亮和马勇打电话,得知他们最近这段时间也没住在村里,而是寄住在镇里的亲戚家,他们知道我回洪村后都吓了一跳,让我赶紧出去避难,说洪村整夜整夜的闹鬼,已经不能住人了,

  我直接告诉他们说洪村已经平静了,他们都半信半疑,

  挂掉电话后我干脆又补了一觉,昨晚兴奋归兴奋,但真没睡好,

  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午,迷迷糊糊的,我就被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吵醒了,

  起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村口的土路上来了一辆小汽车和两辆农用三轮,上面满满当当坐满了人,全都是洪村的村民,马柴陈三姓人都有,

  最前面的小汽车前面还挂着红布标语:

  ‘欢迎泰国大师莅临洪村,’

  “感谢瓜大师镇邪安民,”

  小汽车打头,走到我店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时小汽车后座的门打开了,马家亮居然从里面跑了出来,屁颠颠的跑到汽车前面打开前门,然后就见前面下来了一个人——西瓜头,

  头上顶着一头雪白的头发,眼带着墨镜,背后绑着一柄桃木剑,

  赫然是黄大仙的便宜师兄,瓜哥,

  此外我还发现,不光马家亮在,黄大仙、马永德居然也在车上,还是马勇开的车,他们下车后就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些什么,然后他们带着众村民往村北走去,

  “搞什么,”

  我长大了嘴巴,看得目瞪口呆,急忙跑过去扯住马家亮,问:“你们兴师动众的干什么呢,”

  马家亮一看是我,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兴奋道:“春哥,咱村有救了,”

  “怎么就有救了,”我一头雾水,

  马家亮指着瓜哥的背影说:“知道那是谁吗,那是瓜大师,从泰国回来的,是黄大仙是师兄,本事厉害着呢,他来帮我们村杀鬼来了,”

  我听得脚下一个趔趄,第一反应就扯你丫的蛋,大白天杀个毛的鬼啊,还什么瓜大师,不就一毛头小伙子么,连苗苗和皮衣客都不敢妄称什么拯救洪村,他凭什么,

  “春哥,一起去看看吧,”

  马家亮拉着我,说:“黄大仙亲口承认,他的本事连给瓜大师提鞋都不配,是专程去泰国把他请回来的,咱村子终于有救了,”

  我嘴角一扯,屁的专程,

  当初黄大仙听见洪村两个字就火烧屁股,完全是为了他自己的小命着想,这一回来就变成为了洪村专门跑一趟泰国,道德可真“高尚”啊,

  马家亮说完就兴匆匆的追上去了,我不放心也跟了上去,逮到一个机会把黄大仙扯到一边,没好气的问:“你们装神弄鬼干什么呢,”

  黄大仙一看是我,乐呵呵的说:“帮你们村驱鬼呀,”

  “扯淡,”

  我瞪了他一眼,道:“别以为我不懂,大白天驱什么鬼,要驱也是晚上来,”

  苗苗之前和我说过这个问题,白天的时候只有极少数地方能有鬼敢出来活动,那种地方绝对不会是人口聚集的村落,而是荒山野岭,

  “咳咳,”

  被我戳穿了谎话,黄大仙老脸一红,很小心的看了看旁边,见没别人这才小声道:“还不是为了你们村能恢复一点人气嘛,”

  “还真是一个幌子啊,”我气不打一处来,

  “真假有什么关系,”黄大仙不以为然,道:“只需要让村民们觉的鬼已经被杀了,不就行了,”说完,他摇摇头就走了,

  我愣在原地,一阵无语,

  的确,村民们不知道闹鬼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没兴趣去深究,他们只需要有人告诉他村里的鬼已经被杀了,他们自然就会回来了,

  最重要的是让他们信,是真是假根本就不重要,

  再者,村里面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也不怕谎言被戳穿,

  “靠,”

  知道真相后,我顿时没了看热闹的兴趣,黄大仙和瓜哥肯定是串联好了,到时候表演一通骗骗人就行了,

  想想,这事虽然有些荒诞,但确实是恢复村子人气的好办法,

  果然,等黄大仙瓜哥他们在洪庆生家忙活一通离开之后,马家亮就激动的跑到店子里来对我说:“春哥,太刺激了,瓜大师太厉害了,你知道吗,洪家真的潜伏了一个厉鬼,瓜哥和它大战了数十回合才一剑将它斩杀,太惊险,太牛X了,”

  我一阵无语,道:“我猜,桃木剑杀鬼后,上面一定还有血,对不对,”

  马家亮瞪大了眼睛,对我竖起大拇指,说:“春哥,你怎么知道,,”

  我心里万千羊驼狂奔而过,心说你个笨蛋,连初中学过的化学反应你不知道,

  鬼就是凶魂,哪来的血啊,

  活的东西才有血,

  之后马家亮还吧啦吧啦将整个过程添油加醋,分了三章十个回合讲给我听,说的就跟神仙斗法似的,

  还别说,虽然这东西有点文化都知道是骗人的,但偏偏洪村人就信,黄大仙他们离开没多久,就陆陆续续有村民得到消息往回搬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村里面总算有了一些灯火,

  这一夜很平静,连老古井那的婴儿夜哭也没了,到了第二天,得到消息回来的人就更多了,

  就连我爸妈都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问我昨天杀鬼的事情,我捏着鼻子把马家亮那一通“说书”转述了一遍,我妈当机立断就说要回家,

  到了晚上洪村大部分人都回来了,估计是寄人篱下的日子实在不好过,

  马勇和马家亮也搬回来了,马勇还给我带回了新办的电话卡,

  我把卡插上新手机,开机之后就重新下载了一份通讯录,然后给苗苗打电话,

  电话接通知后她就问我:“洪村恢复人气了吗,”

  “还行吧,”

  我回道,心里有些腻歪,就忍不住吐槽一番,说:“就是手段不太光彩,都是骗人的把戏,白天驱鬼不说,杀个鬼还流血了,你说多扯……”

  哪知道那边声音一冷,直接打断我,道:“这是老娘我的主意,你有意见,”

  “噗……”

  大水冲了龙王庙,我直接一口口水喷了出去,急忙补救:“绝对没有,这个方法简直太完美了,天才的创意,能想出这个方法,智商绝对二百,”

  “哼哼,算你识相,”

  苗苗得意的冷哼两声,然后说:“对了,上次我不是说给柴老叔公找一个灵媒搞清楚他的执念是什么吗,现在有消息了,我正在赶过去,”

  我听的心里一突,急忙问执念是什么,

  苗苗说:“他投不了胎,入不了轮回,”

  我大吃一惊,人死如果不入轮回,冤魂逗留人世间,岂不是天下大乱,

  更关键的是,他入不了轮回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神,大半夜的连续敲了好几夜的门,搞毛线啊,

  于是我就问苗苗能不能具体一点,苗苗说:“我现在正在赶过去,到了之后才能弄清楚,”

  我又问她去哪,她说灵媒在江西,得亲自去一趟,

  末了,她似乎沉吟了一下,语气有些凝重的又说:“阿春,我现在怀疑不止是柴老叔公死后入不了轮回,恐怕是所有洪村人死后都入不了,”

  “什么,,”

  我一听,惊的浑身发凉,

  死后投不了胎,算什么,

  诅咒,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