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夜封门 > 第四十七章:千纸鹤

第四十七章:千纸鹤

  “怎么了?”苗苗看出我的异色,询问道。

  我咽下一口唾沫,瞥了一眼中年女人摇摇头,没说话。

  洪庆生现在已经被列入了五人凶杀断尸案,正被丰都县公安,以及市厅省厅甚至是全国通缉。有外人的话在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否则不光是洪晓芸,就是我都会麻烦不断。

  这可是大案要案,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苗苗准确接受到我的示意,便说:“回去说。”

  我点点头,把带来的水果礼品放下,转身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却听见房间内传来一阵凳脚摩擦地板的声音,我和苗苗回头一看,洪晓芸居然站起来了,而且,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不禁回想起昨晚梦呓喊她名字的事,隐隐的就感觉发毛,不是说严重自闭么,这样看着我,到底什么意思?

  苗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洪晓芸,脸上似有狐疑之色,而那个中年女人更加,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我咽下一口唾沫,向中年女人问道:“你不是说她严重自闭么?”

  中年女人一摊手,表示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定了定神,就对洪晓芸开口:“洪晓芸,你知道我是谁吗?能说句话吗?”

  久久,她依然不开口,愣愣的看着我,而后缓缓伸出手,手指尖捏着一只粉红色的千纸鹤,那样子分明是要把那千纸鹤送给我。

  我心里有些发毛,因为洪晓芸的样子实在像木偶,或者说是硅胶娃娃,太面无表情了。

  我不自觉的就看向苗苗,苗苗朝我点点头,示意我收下来。

  我走过去,缓缓接过千纸鹤,说了一声谢谢。

  洪晓芸还是不回话,呆呆的坐下,拿起一张黑色的纸又默默的叠起来,一如方才。就好像刚才送我千纸鹤纯粹没发生过一样。

  我带着满心的不解和疑惑和苗苗回到了车上,临走之前,苗苗还给那个中年女人留下了两千块钱“捐助款”。

  “怎么说?”苗苗问我。

  我咽下一口唾沫,道:“那个人是洪庆生,他没死!”

  洪庆生的样子很好辨认,年轻的时候听说他脊椎受过伤,说是杀猪的时候不小心被猪给撞的,此后就一直驼着背,人也干瘦干瘦的,很显老。

  这个特点绝大多数人都不具备,不可能是意外。再者,经历了那么多,我已经不再相信意外,迷雾重重之下,有时候直觉来的更可靠。

  苗苗一听,顿时皱起秀眉沉默了,手指撩着耳边的头发沉思起来。

  我心里七上八下,当初洪庆生失踪的时候是被锁在家里的,后来的证据表明他被那只犼给掳走了,被生生扯断的铁链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且他家里还发现了很多犼的红色毛发,墙上破了一个大洞。

  可现在洪庆生却活了下来,不光活了下来,还来看洪晓芸,为了她过的好一点,还特地冒着风险给洪晓芸锁在的福利院送钱。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全国通缉的重刑事犯,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有可能遭到围捕,风险太高了。我不禁想到了鬼点丁,难道说,洪庆生就是鬼点丁的幕后人?

  完全有可能,他在复仇,在杀死祸害他家破人亡的凶手。从那五个流氓地痞开始,到柴家的柴大运,再到高家的高水平。

  我心里惴惴不安,就把这个猜测和苗苗一说,可她摇头,说:“不太可能,洪庆生为什么要从外围的人开始杀?正主应该是高明昌柴金花夫妇才对,再者,如果他是鬼点丁的幕后人,那你身上的鬼点丁印记如何解释,你和洪家可没有仇。”

  “这……”

  我一时语塞,苗苗说的对,自己的推测根本经不起推敲。

  洪庆生如果真要复仇,显然应该从高明昌开始,仇恨这东西刻骨铭心如虫蚁噬骨,洪庆生不可能放着正主不杀反而找那些帮腿的小喽啰。

  就算高明昌在看守所不好动手,那不还有柴金花么?她是二号帮凶,现在虽然丧子失夫,但人生安全没有受到威胁。

  再者,我和洪家可没仇,为了救海梅蓉刚出生的孩子,那是卖了老把子力气的,虽然后面没成功,但怎么算也不能赖我头上不是?复仇归复仇,但眼睛不能瞎的恩将仇报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逻辑又回到了之前。

  洪庆生还活着,他没有复仇而是潜伏着,鬼点丁的幕后主使另有其人,假设就是之前那个杀死高小龙的问号人。

  那就产生了下面几个问题。

  第一:鬼点丁的出现如果不是洪家复仇,那它目标为什么,总不能为了杀人而杀人吧?

  第二:海梅蓉的尸体从棺材里面消失,洪庆生知道吗,和他有没有直接关系?

  第三:洪庆生和问号人之间有没有某种关联?

  第四:高小龙临死之前曾经和问号人达成协议,要以我为筹码换取高家的平安,他肯定是受到了某种威胁,而问号人在手机短信里提示是冤魂复仇。

  那么最重要的问题来了,那个冤魂指的是海梅蓉,还是洪庆生,亦或者两者都是?

  换个问题就是:洪庆生现在,是人是鬼?

  一大堆的问题让我脑袋都快炸了,原先自己的目标就是找到问号人,因为它极有可能就是整个洪村事件的幕后推手,也极有可能是鬼点丁的下印人。

  可线索和逻辑才刚刚清晰了一点,洪庆生又加入了进来,这就增加了莫大的变数,使得事情一下子又变得更加迷雾重重。

  洪庆生到底在做什么?

  我心里甚至隐隐感觉他变的强大了,不在是原来那个老实巴交的杀猪洪。

  首先,他隐忍了下来,这可太不容易了,刻骨的家破人亡之仇啊,这种程度的仇恨一般人是根本隐忍不下来的,只会让人变得疯狂而不折手段。

  再者,他出现在福利院还给了福利院一笔钱,肯定不是小数目,印象中的洪家可是穷的叮当响,哪来的钱?

  想到这些问题,我不禁又将目光回到了手中这只粉红色的千纸鹤。

  洪晓芸,为什么要送我一只千纸鹤,仅仅只是感谢我们来看她么?

  可她有严重自闭症,怎么会对旁人的举动做出反应?从中年女人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来看,他的自闭症应该不是装出来的。

  这时苗苗问我:“你知道千纸鹤的含义吗?”

  我摇了摇头,只知道一些小女生好像喜欢叠这个东西,真没研究过。

  苗苗说:“千纸鹤来源于日本,开始时只为了祈祷得病的人早日病愈,后来也有祈祷某事情的成功的含义,传说如果一天折一只千纸鹤,坚持一千天,就可以给自己喜欢的人带来幸福。”

  “你居然对那东西有研究?”我十分诧异,那不是乖乖的小女生才有浪漫幻想么,这个魔女和乖乖女完全不搭界啊。

  “这叫见多识广。”

  苗苗没好气的横我一眼,说:“你没抓住重点,重点是,千纸鹤代表祝福。”

  “祝福?”

  我蒙圈了,洪晓芸送我祝福,为什么?

  我之前和她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解释不通啊,这种事谁要是往感情方面扯,我是绝对不会认可的。于是不以为然的说道:“她想祝福我什么,长命百岁吗?”

  哪知道苗苗一打响指,说:“恭喜你,答对了!”

  “啊?”

  “啊什么啊。”苗苗伸出手指一戳我脑袋,鄙视道:“这是洪庆生在向你传达一个信号,他想和你合作。”

  “什么?”我大吃一惊,道:“你也太能扯了吧,一只千纸鹤就合作,怎么合作,合作什么?”

  “笨蛋,你这智商要是在谍战剧里,绝对活不到第二集。”苗苗毫不客气的打击我,道:“这只是一个小试探,他在对你释放善意的信号。”

  “善意的信号?”

  我一时语塞,细细一想,苗苗的思维虽然跳跃,但似乎不无道理。

  我和洪家没有仇,虽然我没能救得了洪庆生一家人,但总算是出过一膀子力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存在合作的基础。

  只是问题是,他要找我合作什么,我没权没势没地位,犯不着啊,要是想给自己讨回公道,那应该去找公安局啊。

  于是我把疑问和苗苗一说,她一听,便一脸认真的对我道:“对,你确实是个废材,但是呢,调动了你就调动了皮衣客,也调动了陈久同,甚至是我和整个洪村,明白了吗?”

  “你说话就不能客气点吗?”

  我满腹幽怨,沉吟了一下,就问:“那他想和我合作什么?”

  “这点就不清楚了。”苗苗摇头,说:“但至少是件好事情,他对你没有恶意。”

  “我好像明白了。”

  我一拍大腿,道:“他在找害他家破人亡的凶手,幕后凶手,这是我们的共同点,对不对?”

  “看来你还有得救。”苗苗眼睛一弯,笑着对我说。

  “切!”

  我满头黑线,可回头一想又觉得不对了,洪庆生如果要找我合作,为什么要通过洪晓芸对我释放善意,他不能亲自来吗,搞一只千纸鹤,打谜语不成?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身边可谓是鬼影重重,他不怕给洪晓芸带来什么不测?中了鬼点丁的人可是不祥人啊,苗苗之前说过的。

  等等!

  该不会之前一语中的,洪庆生是鬼吧!

  他是鬼,所以才不能和我见面?!

  ……

看过《夜封门》的书友还喜欢